no.17 好初早餐|早餐界的哲學家

早餐店員・嚴禁耍酷 ☹

好初早餐,從裝潢到內裏都是一間有品味的店,中山店帶點不沉重的街頭復古,雜誌架上新活水中有秋刀魚游竄,牆上海報放送青春電幻物語,音樂在伍佰與9m88之間擺盪,同時,煎台吵雜,桌桌喧嘩,把一向不多話的長安西路,弄得比里民活動中心熱絡。
 
好初早餐的人設是「笨笨、可愛、調皮」,不用太帥但要夠鮮明,偶爾犯錯還會敲頭吐舌說拍謝,品牌調性從裝潢就開始設定,中山店渾圓的吧檯、軟綿的木質調桌椅,連鐵件都沒有侵略性,美感當代且繽紛趣味,像是現實世界的《動物森友會》,而品味的宣告則是欲蓋彌彰,保持秘密基地的尋寶樂趣,有點低調但其實沒在藏。
 眼看是一間潮男潮女文青店,
員工守則第一條卻是:「不能耍酷!」☹☹☹
 
老闆 Matt 話說得斬釘截鐵:「不要覺得來一間時髦的店,就可以當一個酷酷的店員。」沒人想在晨起的昏沈中迎面撞上一張臭臉,所以:「一定要笑,因為你是他的第一個陌生人。」
 
話不是講講而已,「讓每一個店員都變早餐店阿姨」甚至是好初早餐的核心計畫,跟人客哈拉全年無休,熟記客人喜好、個性,養成任務般讓他們多透露一些私人訊息,就像早餐店阿姨,帥哥美女喊熟了,便解鎖幾句長輩式關心與鄰里八卦,關係的踰越使人愉悅,從此變成掏錢也掏心的常客。
 
曾經有個好初的常客來應徵,「他覺得跟我們關係超好,進來了才發現,欸!原來這是一個 Project (ι´Дン)ノ」至今仍開玩笑醜哭:「怎們可以欺騙我的感情」,但一切訓練有素不來自於間諜任務,而是謹守與客人當朋友的初衷,員工守則上,裝酷打咩、歡迎光臨也打咩,「你有朋友來你家,你還喊『歡迎光臨』的嗎?」
 
另一項堅持則是聲響,早餐作為晨起的儀式感,「煎台聲」是當中必備的詠誦,鐵板滋滋作響、煎鏟激情碰撞,那早餐店的味兒就對了一半;人客熙來攘往的八卦交談,則是另一項必備的演奏,若是遇上清晨第一批昏沉的客人,店員也會代勞大聲聊天,並送上親切問候。
 
想要風格又想要溫暖,就來好初早餐吧!
但在對萌萌噠店員暈船之前,先想想這是不是一個 Project.

曾經,那個被早餐善待的上班族

老闆 Matt 對早餐店的啟蒙,是從前台藝大附近的一間「布朗琪」早午餐,經營者是一對臭臉姐妹花,品項不多但是被精心設計過的菜單,在十幾年前走得前衛,「圓形的法國吐司、自己做的果醬⋯⋯我覺得自己在那邊被好好對待了。」
 
「不順路我也會騎15分鐘去吃早餐,如果我有早起去吃布朗琪,就覺得今天我超棒!」一頓有品質的早餐,讓當天的一切都在正軌上;剛出社會時的記憶依然鮮明,但布朗琪早已不在,如果我是卜學亮,現在就要背起小包包開始今天的〈超級任務〉。
 
不過,如今好初早餐一、二店皆座落於板橋,感覺也算延續了布朗琪在板橋開創的早午餐軌跡,承先啟後,讓睡眼惺忪的三魂七魄不再流離失所。

從假洋派,到時髦台灣味  

「假洋派」是好初菜單設計上的小伎倆,「原本你以為的西式早餐,其實他超台!」老外才不加胡椒鹽、培根蛋不配切絲小黃瓜,而這些口味是早年人們對洋食不精準的想像,像是沒出過國,但看著雜誌零散拼湊起來的紐約印象。
 
這樣的朦朧感,被好初拿來玩成「台式,但符合想像的西式」,當時菜單上的卡啦雞、櫻桃鴨像是染金髮燙波浪的台妹,直到近年如此「台味」反而成了顯學(像是貓下去俱樂部充滿本土底蘊的餐酒),好初也不再需要躲躲藏藏:「我可以用『排骨』做成三明治,名字不用再叫日式豬排。」醬油、椒鹽、辣醬大方端上檯面,成了光明正大聽施文彬的 Cityboy。
從用台式原料的早餐店,變成台灣口味鮮明的早餐店,但依然保持晨型人的輕盈朝氣,「三杯雞直接夾到三明治裡,太粗暴了。」原本激昂的宵夜場大菜,調味、切法、配料需要細膩微調,將在地元素轉化為新的敘事。
 
從此,早餐時段能看見花好月圓,鹹豬肉與生菜大方牽手,南瓜與鹹蛋是明目張膽的金光黨,草根記憶不再是被輕易挪用或販售的符碼,而是被認真對待、充滿意識的好初早餐。

好初早餐 (中山店)
台北市長安西路124號

IG:@hoochuu_breakfast
粉絲專頁

本次拍攝的「好初早餐 – 中山店」,位於青年旅館「夾腳拖的家」一樓,老闆 Matt 不顧館內原本給他的專屬廚房,堅持要將煎台拉到店內,「這樣才有煎台的聲音,才有早餐店的感覺。」實在是很有個性,對早餐講究到骨子裡的 Dr.Breakfast a.k.a 早餐哲學家。

好初在品牌氛圍的營造上很有一套,當天拍攝很有一種滿滿的”樂園感”準確來說是沈浸式的感受,從裡到外由大到小都有某方面的呼應,或許沒有明確所謂的設計元素,那深埋在背後的精神卻無所不在,這是非常優秀的呈現。而在拍攝的設定我們並未做過多的設定,主要還是呈現早餐的晨光感。

有時拍攝的訪談人不是我,不過這天和Matt聊了很多,其中幾點非常觸動我,甚至有些想法與設計震懾到我:對於早餐店,好初希望做到與消費者連結,不僅如此,還需要做到不經意,這個不經意看似容易,但其實需要有意識的和顧客保持著一個微妙的距離,這個甜蜜點Matt甚至驕傲地說:「我們可是有特別設計過。」

#有溫度理所當然卻很難

Matt分享一個驚人的設定,在好初中山店中,後方和旅館連棟,好初自身的空間其實並不特別需要廚房,在建築內有更大的廚房區域可以使用,但他們捨棄那邊,Matt說”廚房”是早餐店不可以或缺的重要元素,更精確的說,是早餐店所發出的音效,話剛說完,我們就聽到鍋鏟在鐵板上刷食物的聲音,霎時瞬間理解這個意思。

#早餐店的沈浸式體驗

「我覺得啊,早餐店就是要有些噪音啦,不然你去圖書館就好啦,我希望好初提供的場域,是讓大家在一天的開始,逐漸醒過來、建立出一種屬於他的儀式感」Matt如此說。不得不說,這應該是第一間讓我有這麼多啟發的品牌,Matt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以及為何如此做,空間中的每個選品、每個設定,看似無序,卻都隱隱指向同一方向,什麼方向?我猜Matt會說不知道吧。

“可愛可愛,調皮,有時會搞砸一些事情,拍勢啦”Matt說認為好初如果是一個人,大概會是這樣的個性。

記得第一次聊,Matt說自己是處女座,同為處女的我瞬間明白,這說不上來的似層相似感,偏執,他加了偏執,也就是這股偏執,讓無序的世界建立出屬於自己的宇宙積木國,最後玩一玩,站起時或許不小心踢倒了,也不會太在意,因為同時他應該也在另一個地方建立新的宇宙了,一切都是興趣使然。

我是一個很需要去感受的人,如果設定一個定期定量的產出目標,雖然可以,但很容易不小心流為形式,這點我也不斷提醒自己。另外我也很想做一個系列,是關於和這些老闆們深(取)談(暖)的專訪系列,有時真正和一個人進行有品質的聊天,並且雙方保持開放其實不容易,不過對陌生人反而比較容易做到,但我也清楚自己想做的事太多,這件事的負擔可能也不小,我想暑假後正在跑的專案忙到一個段落後,有機會來試試看,至於你說做這件事的目的是什麼,就如同有些人看不懂會問,做百飲的目的是什麼?

不知道,可能被某種座標之力引導前行吧😅
我們都在蓋積木。

發行|面白創意 合作單位|好初早餐 Photographer|Nick Li,  Pin Ting Lo  Copywriter|陳宣澍 Assistant partner |Shelly